維力是這樣想和這樣做的

著名雕塑家、畫家王維力決定把他一生精心創作的雕塑和繪畫作品全部捐獻出來,希望建立一個博物館,永久保存、陳列這些作品,並且向公衆開放,讓世世代代的人們可以欣賞到這些作品,得到藝術的享受並得到有益的啓迪。

王維力1962年畢業於中國最著名的高等藝術學府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。在學院打下了基本功的堅實基礎。此後數十年不間斷的藝術創作生涯,做出了許多優秀的藝術作品,積累了豐富的經驗,並對藝術與生活有了深層的領悟。他的探索精神及創作的願望與衝動,像年輕時一樣,依舊激情滿懷。

他幾乎走遍了世界各地的著名藝術博物館,每時每刻都會像小學生一樣,學習別人的優點。但是,決不會盲從。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在以我為主的前提下,如飢似渴地吸收著營養,用以充實自己。

他不會像某些人那樣,爲了迎合、追逐一時流行的潮流,而放棄自己的真愛和信念。他的信念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藝術形式去抒發自己的真實感情,力求有的放矢的用恰當的形式與技巧表現自己的感悟。不但要別人看得懂自己的作品,而且要用使自己感動的事,去感動別人。他的作品能夠引起更多人的共鳴,他就會感到更加幸福。

他認爲人類自古至今有著共同的愛與憎,有著普遍的的人性標準,有著普遍的審美情趣。喜怒哀樂在肢體和面部表情上也有著共同性,所以觀察人、觀察生活、認識生活、了解生活、深入生活非常重要。他一再強調藝術要從生活出發,要以生活為依據;同時,他也一再強調,決不能重複生活、復製生活、照搬生活。要經過提煉、取捨、加工,強調本質,去除非本質的東西,要比真實生活更集中、更典型,從這個意義上講,做出來的作品,就會比真正生活在本質上更加真實。

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們,常常表現出多方面的才能。維力沒有刻意去模仿他們,但他在藝術領域中是一個不安於現狀的性情中人,他想進行多方面的探索與嚐試,他認爲一個人的豐富情感,不可能只用一種藝術形式表現就夠了的,有時覺得用立體、厚重的雕塑形式更適合;有時感到用繪畫形式更貼切;有的感情用斑斕的色彩更能體現;有時覺得黑白對比的木刻效果才更能表現自己的心潮澎湃。。。。。。他一生鑽研,學到了許多不是課堂上學到的東西。他多才多藝。他做雕塑(石、木、銅,寫實的和非寫實的)、畫素描、畫油畫、畫壁畫(寫實的或裝飾性的)、設計電影與戲劇海報、設計書籍封面與插圖、舞臺設計、還有人物漫畫等等。

造型藝術品種繁多,彼此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但又各自有著其他品種不可取代的特點。作爲一個雕塑家的維力深知這點。他認爲雕塑是立體的藝術,但不是所有的立體的東西都可以稱得上是雕塑。雕塑作品不論是寫實的或抽象的(如亨利·摩爾的作品)都必須具有體積感、重量感、立體感和空間感,這個“感”字很重要。雕塑要有飽滿、渾厚、整體、堅實等特點。

維力從不相信寫實性的造型藝術已過時的説法。他倒是擔心,現今究竟還有多少人能夠精確的掌握這種技藝和本領。由於誤解和誤導,藝術院校放棄正規的基本功訓練,許多雕塑家、藝術家連起碼的藝術水平都達不到。如今,在許多城市的公共場所,見到的重要的紀念碑或其他紀念性雕像,常常是慘不忍睹的。不但沒有起到紀念歷史或美化城市的作用,反而讓人們看到一個城市或一個國家的藝術水平方面的欠缺,甚至淪爲人們談論時的笑柄。

維力也遇到過幾次這種情況:別人做的雕塑,得不到人們的認可,轉而找到他重新再做。。。。。。

也是由於誤解和誤導,有人以爲作出有胳膊有腿的人形,就算是雕塑了,他們不懂得雕塑家在立意、構思、構圖、決定風格、甚至在選擇材質方面所用的苦心;不懂得他們在不同歷史環境中,做出了多麼重大的突破和創新;只看到他們寫實的共同點,卻沒有看懂它們之間豐富多彩的千差萬別。

比如,古希臘雕塑古樸、典雅,歌頌理想的美,並不強調人的個性;羅馬時代開始注意到人的不同面貌與不同的性格,這當然可說是一個進步,同時也失去了那種規範式的優雅;中世紀的雕塑,由於宗教的束縛,強調提倡禁慾主義,所以形象缺乏生氣,造型消瘦;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強調人文主義、人性,如米開朗哲羅給了冰冷的石頭以生命,創造出有血有肉的藝術作品;新古典主義雕像解剖、衣紋處理都十分完美,但人物形象概念而做作;十九世紀的羅丹是雕塑界的大革命家,打破學院主義的束縛,充滿激情,手法自由、生動、流暢,無拘無束,但有時過多地強調繪畫性,不夠堅實,其弟子布德爾(A. Bourdelle)則強調雕塑的建築感、紀念性和堅強、飽滿的體積感,且具英雄主義。。。。。。

維力在想,歷史沒有結束,我們要繼續書寫歷史,繼續沿著前人的腳步走下去,繼續借鑑前人給我們留下的寶貴財富,繼續創造歷史,創造更加輝煌的歷史。

維力的作品看不到模仿某位藝術先輩的痕跡,他從内涵、本質上去學習他們,把他們不同的優點,融入到自己的血液裏,創造出了貼切主體的藝術作品。

維力的雕塑,在形式上符合雕塑規律,極具雕塑感,這是毋庸置疑的。這裡特別要提的是,他對人物外形及心理刻畫真實、細膩,除一般雕塑家所具有的基本功外,更具有別人所欠缺的洞察力。這種洞察力也許是與生俱來的。在他尚未識字時,就早已拿起了畫筆,天天勾勾畫畫,當時沒有任何繪畫的基本常識,卻能用簡單的綫條畫出不同人物的特徵。畫過家人,畫朋友,看過電影之後,憑記憶又把電影中人物畫出來。他對人物有著驚人的記憶力、分辨力。在美術學院學習時,有兩部精彩的蘇聯新片上映,全班同學都認爲兩部片子的不同男主角是同一個人,維力嘲笑他們眼力的不濟,全班同學都跟他打賭,結果當然是維力贏了。這件事説明,即使同是美術學院的高材生,維力還是有略勝一籌之處。維力一生畫過衆多的人物漫畫像,用極簡單的綫條,寥寥幾筆,畫出人物的特徵和表情,惟妙惟肖。他的這類作品影響很大,專家們驚訝於他的準確和酷似,稱“這是一個奇跡”,一些美國行家也説畫得比赫士菲爾德(Al Hirschfeld)更精彩。

維力認爲雕塑與漫畫雖是截然不同的藝術形式,但一個共同點就是要發現本質,大膽取捨,保留本質的東西加以強調,甚至加以誇張,而不重要的東西就減弱甚至完全取消。。。。。。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並不簡單,需要藝術家有觀察能力、分辨能力,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,進一步要求藝術家有能力把自己想要做的東西,很好地表現出來。簡單地說,要有眼力,同時更需要手力。。。。。。維力都做到了。

以上所說的,都在維力的作品中充分地體現出來了,孫中山不但是革命領袖,他更是一個善良、單純的人,所以在為喬治城大學(Georgetown University)做的那座石雕像,著重刻劃了那雙眼睛,憂國憂民,善良真誠、深情,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;孫中山夫人堅韌不拔和溫存和善的兩個方面,都體現在同一座雕像上了,人們認爲這座雕像比任何一張孫夫人的照片,更能概括她的一生;他做的耶穌不只是一般的悲天憫人,更是睿智、信念、真情的體現;他的卡萊格侖(Cary Grant)被其他影界前輩評價為“比卡萊格侖本人還像他本人”;他做的國際數學大師陳省身大智若愚,且具有返璞歸真的大師風範;他做的孔子強調的是這位哲學家、思想家、教師在不停頓的行進中,希望把自己的思想、理念傳播到所有的地方。甚至今天,他仿佛仍然向我們緩緩走來。。。。。。

維力的父母都是正直的知識分子,姐妹兄弟衆多,都受到良好的教育,在這個溫馨的家庭成長起來,從小喜歡畫畫、閲讀。雨果,狄更司、馬克吐溫使他看到了人間的不平;孔子、車爾尼舍夫斯基使他對理想社會、大同世界的嚮往;希臘神話、羅馬傳説、伊索寓言、一千零一夜、安徒生豐富了他的想像力;傑克倫敦、奧斯特洛夫斯基、海明威的堅強鬥志和英雄主義一直在激勵著他。。。。。。所以在他的作品中,始終表現人類的精神之美、造型之美以及人類的尊嚴和信念。

維力從小就崇尚孔子“四海之内皆兄弟”、“大同世界”的理想。在現實生活中,認爲自己沒有力量改變這個並不完美的世界,但在自己能力可以達到的範圍内,盡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所以1992年組織了“王維力藝術工作室”(Willy Wang Workshop),把來自不同國家、不同民族的藝術工作者和藝術愛好者組織在一起,完全免費的教授美術課。他們一起學習、一起觀摩、一起參觀、一起辦展覽、一起去世界各國考察藝術。是一個不同族裔和睦相處的國際大家庭。他們互相幫助、互相愛護、互相關心、互相勉勵,用畫筆和雕塑刀創造出許多絢麗多彩的藝術品,維力和大家都希望帶給世界更多地美好。